????到底谁是匿名电话的主人,申志强第一锁定的当然是严阳!自从那次在车行试过严阳的电话后,申志强就确定严阳一定就是那个曾经给自己打过匿名电话的人!

????申志强认为,今天自己接到的这个匿名电话,肯定也是来自严阳。

????那么严阳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她到底是在帮自己还是害自己呢?

????申志强在脑海中一遍遍过幕着认识严阳以前的点点滴滴,怎么琢磨都觉得严阳的身上有冷月的影子,甚至有时严阳会不经间冒出一两句与冷月同样喜欢使用的口头禅。甚至连某些动作都像。比如,冷月爱把头发梳成一个发髻,所以平时总爱有意无意地做一个向后拔头的动作。可严阳是披肩头,却也喜欢做这样的动作。而且做这个动作时的手势和一扬脖的神态都和冷月太像太神似。

????那么,会不会真的像倩姨怀疑的那样,严阳就是冷月呢?

????冷月、严阳,严阳、冷月……申志强想着,踱着步一遍遍在心里念叨着两个人的名字。念着念着,申志强突然站下了,两手猛地一对碰,竟然冲口而去:“没错,这严阳一定就是冷月!”

????申志强何以这样肯定?原来,申志强在念叨两个人的名字时,竟突然发现了两个名字之间的反义关系。你看,申志强想,这“严阳”两个字从意义上可以理解为“炎阳”,即炎热的太阳。而这“冷月”二字显然就可释义为冷冷的月亮。这两个名字的含义明摆着就是对仗着的吗?如果不是有意而为之,怎会有这么巧都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两个人身上?

????所以申志强进一步断定:严阳就是冷月!

????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严阳处心积虑地接近自己的目的无非就是两个:一个是报复自己和倩姨;一个是抢回自己,打击倩姨!

????可不管严阳的目的是什么,自己目前都要先弄清一件事,那就是找到证明严阳就是冷月的有力证据!

????可这样的证据,究竟该去哪里取得呢?

????就在申志强不知从何入手之时,机会,却自己来敲门了!

????一天傍晚,申志强关好店门正要往家走,一辆红色的摩托却从远处向他疾驰而来,他定睛一看:是严阳!

????严阳的车骑得画龙般东倒西歪,人还在车上高声大喊“救命!”待奔到申志强面前时,整个人竟“啊”地一声随着失去控制的摩托车向前扑去!

????情形危急,申志强来不及多想,一个箭步冲向前,张开双臂抱住了被摩托车惯力甩向他的严阳!

????“怎么了?摩托骑成这样?”待严阳站稳,申志强问。

????“有,有人追我……”严阳惊魂未定,浑身筛糠般不停抖动。

????申志强向严阳的身后望去,两个黑影正消失在夜幕之中。

????“你也是,一个女人,黑天了不回家乱跑什么?”望着严阳受惊的样子,申志强心里突然涌起一丝怜惜,他忘了松开自己抱着严阳的双手,忍不住嗔怪道。

????“我……”严阳刚要说什么,一个声音突然从两人身侧传来:“好哇,我说今天怎么这么晚了还没见人影,原来是在这儿卿卿我我上了呀!”

????是倩姨!

????两人急忙分开。申志强嗑嗑巴巴地对怒目圆睁的倩姨说:“你别误会,听我解释……”

????“我不听!”倩姨打断申志强的话,用一种近乎仇恨的目光看了两人一眼,然后哭着跑开了。

????申志强看了严阳一眼,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

????“还不赶紧去追?”严阳看出了申志强的心思,催促道。

????“那你。没事吧?”申志强不放心地问。

????“哦,没事,坏人已经走了,我也该回家了。”严阳说着,骑上摩托唔地一声走了。

????严阳前脚走。申志强后脚就向家急急走去。虽然他对现在的倩姨的行为举止多多少少产生了些疑惑不解,但倩姨对他的好,他还是十分感激的,所以,不管怎么样,他仍不忍去伤倩姨的心。更不希望倩姨会有什么事。

????申志强赶回家,大门没有像往常那样敞开着。他心里滋生了一丝不安。急急上前一拽门,门竟丝毫没动!仿佛在里面反锁上了。

????“倩!你开门哪倩,开门!”申志强双手在门上拍打了起来,边拍打边喊。

????可无论申志强如何拍打。里面仍是毫无声息。

????申志强心想坏了,他一着急,抬腿向门上使劲踹去。

????只听“砰”的一声,门被踹开了。申志强冲进屋里,客厅里空无一人。申志强的目光迅速投到卧室之门,接着推门闯了进去。

????卧室里,首先刺入申志强眼的,是一缕红色。那缕红色。来自一只洁白如玉的手腕,像一节玉藕被系上了一段红绳,格外分明。

????“倩!你这是干什么?”申志强先是一愣。接着扑上去捏起倩姨的手腕,并快速抓起门上挂着的一条毛巾,三下两下紧紧缠在倩姨还在流血的手腕上。然后,掏出手机拨打了急救中心的电话。

????十分钟后,救护车呼啸而来,将几近昏迷的倩姨送进了医院。

????经过紧张的抢救、输血。倩姨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申志强的心也一下子掉回到了肚子里,整个人放松地瘫软下来。

????倩姨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便出院回家静养了。因为失血过多。需要好好进补,申志强只好关了店门在家好好伺候着。同时也是怕倩姨想不开再寻短见,所以小心陪伴提防着。

????可即便这样日夜厮守着,申志强的心还是丝毫没有回到这个他和倩姨的小屋里来。他常常在做完每天该做的事后,自己躲在一边沉默不语,并且脸上布满了凝重的忧郁。

????申志强的神态举止,倩姨当然都尽收眼底。但她并没有向申志强提出任何疑问。她觉得这根本没有必要。因为从那天她看到申志强和严阳抱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已经明白,申志强的心已经不完全在自己这一边了,或者,根本就已经转移了。也就是说,自己现在拥有的这个男人,只是个躯壳而已。

????倩姨的这种想法和判断,在申志强蔫头耷脑“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样子上得到了进一步的证实。这让她心里不由难受起来。更让她惊诧的是,这种难受竟然掺杂着丝丝缕缕的“醋意”!

????怎么会这样?自己接近他原本只是为了复仇的呀?什么时候竟不知不觉中再次对他动了真心?

????不,就不能任自己的这种没有原则性的感情再次泛滥成灾!倩姨暗自告诫着自己,在心里一遍遍例数着申志强过去对自己所犯下的罪恶和当前对自己的日渐冷淡和疏忽,甚至不忠,以此驱散自己内心时不时对申志强产生的谅解和真情。

????就在倩姨在为自己和申志强的问题大伤脑筋的同时,申志强也在为他今后的感情去向而绞尽着脑汁。

????此时的他,真正体会到了男人的多变。早在两年多前,他对倩姨的感情还保持着坚贞不移的态度,可真正过起了油盐酱醋茶的日子,他才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倩姨在他心中已从一只白天鹅慢慢退化成了一只丑小鸭,当年一见钟情的新鲜和神秘,也宛如神女峰上的迷雾般,太阳一出,再见的,只不过就是一块石头而已。而对前妻冷月的回忆,却不知从何时起,竟慢慢地由“偶尔想起”变成了“经常想起”,又由“经常想起”变成了“牵挂和思念”!

????申志强曾把自己的这种变化归结为男人与生俱来的“花心”,可自从见到酷似冷月的严阳后,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是真的从来就没有放下过冷月,尤其在那一天,自己为了保护严阳拥抱了她以后,他的心里更加倍增了为冷月而滋生的痛苦和牵挂。

????因为那一天,他竟发现了一个秘密!

????那天,他在情急中冲上去扶住严阳时,右手竟无意中触碰到了严阳的左胸。本来,处于救人,这并无可厚非,可让申志强当时没有想到的是,他右手的触摸处,厚厚的文胸下,似乎空空如也!

????这个女人,竟没有左乳!

????当时,申志强的心,就随着右手触摸处一起凹陷了下去。一个念头随之而起:上次倩姨学习回来时对自己说过,冷月做了切乳手术后不久就消失了……

????难道,这个严阳真的就是冷月!

????这个重大发现就像一只巨大的寄生虫,从那以后便蜗居在申志强的大脑中,啃食着他的脑力,占据着他的思维,撕咬着他的心灵……

????申志强很痛苦,尤其是在他想到严阳那只空空的左胸后,他就不由自主地握紧拳头拼命击打自己的额头。因为他认为,这对一个女人来说致命的缺陷,都是他一手造成的。如果早年,他没有遇到过梅梅,或者没有辜负梅梅,他就不会把倩姨当做梅梅的替身,如果见到倩姨后,自己能理智地把握好尺度,就不会伤害到冷月,甚至害她患上绝症,而成为今天这样一个不完整的女人……

????申志强这样悔恨着,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该向倩姨坦白自己的感受。(未完待续)( 怪村 http://www.qbxst.com/5_5767/ 移动版阅读m.qbxs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