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作者是在医院里醒过来的,房间里只有一盏灯光微淡的床头灯。作者感到下面就像被一群男人|轮|过一样,疼得想死。作者在窗户边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黑暗中,寂寥而悠远。“我要喝水。”作者发出有气无力的声音。黑暗中的身影微微颤动了一下,他转过身,倒了一杯热水,扶着作者,喂入了她的嘴里。“对不起。”老男人的声音有些暗哑。“对不起什么?你收养了我,给我最好的生活,那都是我该付出的。”床单滚完之后,作者开始实施第二步的作死计划。老男人将作者紧紧地抱入怀里,像是抱着自己最珍贵的东西,“阿娇,你不要这样。”“我说的只是实话,你要是想,我随时都可以张开|腿,你想怎么玩都可以。现在,你想玩吗?”作者毫无感情地说着,她的手直接覆盖上了老男人的某处,开始逗弄起来。老男人痛苦地按住了作者的手,悲痛地说道:“对不起,阿娇……对不起……”老男人不断地重复着这些话。“你不用觉得对不起我,爸爸。”作者故意加重了后面两个字的音,抱着作者的老男人身体颤抖了一下,道:“阿娇,我会补偿你,我会对你好,一辈子都对你好。”作者冷笑一声,推开了老男人,躺回了床上,淡淡地说道:“一辈子还真漫长呀!那爸爸可要把我看好了,要不然,我会出去找小白脸的,到时候,爸爸可就不要怪我给爸爸带了很多顶绿帽子。”作者打击男人的手段越来越高了。爸爸呀!小白脸呀!绿帽子呀!每一个字都重重地咂在了老男人的心里。老男人却忍了下来,给作者揶了揶背角,温柔声道:“阿娇,饿了吗?想吃什么?”作者看着没有达到预计的效果,心火加重了,心火重了就难免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比如把自己的头往墙上撞。作者就想试一试滚完床单在去自杀成吗?很显然,作者体力有些跟不上脑力。她是撞墙了,可问题是身体有些不和谐,于是乎,作者被老男人给你救了,然后,作者就被老男人以情绪失控为由注释了镇定剂,最后,作者被强制性睡觉了。麻痹!科学发达的现代也是大杀器。自杀未遂的作者彻底成了重点保护对象,而有钱有闲的老男人就像一块儿粘糕一样二十四小时都粘在作者的身边,几乎不超过一根指头那么远,就算上厕所也是如此。已经黑化的作者已经能很淡定地在注目礼下解决人之排泄问题。回家的作者如愿见到了炮灰悲催的姐姐,黑化的女配是最可怕的,要想死找女配。作者觉得她必须改变策略,努力地在女配面前刷仇恨值,等到仇恨值爆满了,她就彻底完蛋了。于是,作者一番常态,开始拉着老男人各种秀恩爱,秀肉麻,秀特殊,刷仇恨。这样的做法换来了两个结果。第一:老男人对作者的监管更加严苛了,因为他怀疑作者另有目的,所以,老谋深算型老男人的心是复杂滴,是猜不透滴。第二:女配姐姐再也没有出现在作者的面前,麻痹!为毛她不知道女配姐姐是个死宅。呜呜……这种死宅不是更适合金屋藏娇?不是更适合禁锢啪啪啪吗?刷仇恨值失败的作者不甘心,开始以各种恶劣地态度挑战女配姐姐的底线,可是,换来的只是女配姐姐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作者。作者终于忍无可忍地伸出了尔康手,摇晃着无动于衷的女配姐姐咆哮道:“你不是喜欢爸爸吗?他和我在一起,你就不去生气?不嫉妒?不厌恶我吗?我告诉你,我根本就是玩弄他,他就是个人渣……”作者咆哮完了,等待着女配姐姐爆发,长时间的沉默,再沉默……最后,女配姐姐将目光投向了作者的身后,作者回头一看,她身后多出了一个男人。作者也毫不畏惧,拧着脖子,道:“你本来是我最敬爱的人,现在看见你,我就恶心,每一次,你碰我,我都忍不住想吐……”什么难听,作者怎么说。可是,老男人无动于衷,只是淡淡地说道:“该吃药了。”作者挥手将老男人手中的药打翻,怒气冲冲地说道:“我没病,我不吃药。”女配姐姐捡起地上的药丸,语重心长地对作者说道:“阿娇,乖,吃完药,病就好了。”作者看了一眼老男人,再看了一眼女配姐姐,怎么看怎么有一种诡异的感觉,作者果断弟弟抗拒,欲往外跑,可是却被老男人捉住了。抗拒挣扎间,作者最终被制服,药灌入了作者的喉咙里,作者被迫吞了下去,作者感到头再次晕了起来,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了。彻底晕过去前,作者听见两人在她耳边说话。“阿娇的被害妄想症越来越严重了,爸爸,阿娇还有治愈的希望吗?”“哎!这都是我的错,如果当初不是我……”后面的话,作者听不清楚了,作者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两个狗男女!’躺在床上的作者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生不如死,自从她自杀未遂后,她就被老男人以精神有问题的名义监禁,稍有抵抗就是一针镇定剂,然后,作者华丽丽地睡觉觉了。作者觉得很苦逼,为毛想死都这么难呢?女配姐姐宛如一个知心姐姐一边给作者喂食,一边劝解道:“阿娇,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呢?那件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你为何就不能忘记呢?”那件事情?作者一脸迷茫,一边乖巧地吞食,一边问道:“哪件事情?”女配姐姐深深地看着作者,长叹了一口气,道:“逃避有什么用了?阿娇,只有战胜过去才能新生。”( 上肉 http://www.qbxst.com/5_5762/ 移动版阅读m.qbxs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