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江湖告急

????宁小纯吃了午饭,下午赶回公司干活。她正坐在电脑前打文件,突然收到澈的内线电话,澈在那头说道:你立即call顾铭宇来我办公室,立刻,马上。说完就挂掉了。宁小纯吓得把电话扔掉,貌似澈的火气很大,脾气躁,她可以想象出他浑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生人勿近。

????她赶紧拨顾铭宇的电话,谁知等了许久仍没有人接听。她怕澈的怒火会烧到她身上,只好亲自下楼去找顾铭宇。谁知扑了个空,顾铭宇不在他的办公层,咨询下才知道他跑去财务部了,宁小纯只好下去财务部找他。他正和老姑婆李经理在讨论问题,宁小纯硬着头皮迎上去,说:总经理,总裁找你,十万火急。

????顾铭宇抬头看到宁小纯因奔跑而满额汗水,绅士地掏出手帕地给她,我知道了,你擦擦汗吧。宁小纯怎么敢接他的手帕啊,老姑婆在旁边虎视眈眈,她摆摆手说:多谢总经理,我有纸巾。

????顾铭宇只好将手帕收回,站起身往外走。宁小纯擦了擦汗,向老姑婆点点头跟上顾铭宇。她小心翼翼地对顾铭宇说:总经理,总裁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顾铭宇愣了愣,心头突然升起一股不安,他还是友善地笑了笑,我也不知道呢。宁小纯闻言,只好默默地跟在他身后。

????回到总裁办公室,宁小纯看着顾铭宇走进澈办公室,大门一关,将里面的世界与外面隔绝。她偷偷地走过去,耳朵贴在门上,却听不到任何说话声。这隔音技术做得太好了!她只好灰溜溜地回到办公桌工作。

????顾铭宇刚走进去就看见澈一脸郁地坐在办公桌后,他走上前问:总裁,找我有什么事?

????你做的好事!澈抬手将文件夹扔过去,靠在办公椅,目光凌厉地看着他。

????顾铭宇赶紧拿起文件看,脸色越来越差,他合上文件,总裁,我……

????澈打断他的话,说:不要和我说对不起这些废话,青岛那个项目,寰艺放了多少力和财力下去,你是知道的。我放手把这个项目给你负责,如今竟然出了这样的纰漏!!

????总裁,是我的过失。我立即去处理,尽量减少寰艺的损失。顾铭宇握紧拳头,认真地说。他要立即挽回局面。

????澈揉揉眉心,道:御华现在一直跟寰艺抢生意,步步逼近,我们要打好十二分神,把一切做得好好的,不能落人口实。

????是,总裁。顾铭宇道。

????你去处理吧,不要让我失望。我知道你是有能力的,希望我没看错人。澈在最后一句加重了语气。

????总裁请放心。顾铭宇说完,对澈点点头就走了。

????澈将椅子转向落地窗,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折进室内,柔和地洒在他身上,他闭上眼睛用手揉揉眉心。

????当他知道青岛工程出了纰漏的时候,还接到一个和顾铭宇有关的消息。御华以前是排在寰艺的后面的,但自从他们的新总裁任职后,在他的带领下,御华就一路往上爬,成为龙头企业寰艺的最强竞争对手。最近顾铭宇居然和御华的高层有接触,顾铭宇是和他一起奋斗的伙伴,可以算得上是他的左右手,如果他被挖角了,寰艺将损失一名大将,后果不堪设想。

????这次青岛工程出纰漏,不知道是意外还是有意为之。无论怎么样,他都不能掉以轻心。要养活寰艺上下几千人,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澈将椅子转回来,按下内线,对宁小纯说:帮我召集各部门经理,十分锺后开会。

????是,总裁。

????宁小纯刚想放下电话,那头补充了一句,通知完他们后,你帮我冲杯咖啡,不加糖。

????好的。

????宁小纯端着咖啡走进会议室的时候,澈坐在主席位,蹙着眉,一边翻文件一边说话。她把咖啡放下,澈礼貌地说了一声谢谢。

????她安静地坐在旁边做记录,听了他们的谈话,才知道寰艺的一个大项目出了问题,难怪道澈的脸色这么难看。她觉得他的神不是很好,他在会议期间时不时用手揉眉心。

????期间她的手机震动了几次,是陆子轩打来的,她无法出去接电话。最后陆子轩发来一条信息,说今天有事,不能接她下班。她看了一眼,继续认真开会。

????与此同时,陆子轩提早下班,开车驶往市中心,在一间公司前停下。他看了门外的招牌利丰调查事务所一眼,大步跨进去。

????先生,你好。利丰专业私家侦探,查找您想要的真相,用证据说话。请问你想调查什么?桌子后的一名男子推推眼镜,专业地说道。

????陆子轩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照片,推到男子眼前:他和她。

????男子拿起照片一看,是俊男美女,而且照片里的男人有点眼熟。这很像电视上报道过的企业家,寰艺的总裁澈?!但基于职业道德,他也不过问太多,询问了调查要求,就拟好合约托任书,让陆子轩签字。

????陆子轩大笔一挥,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说:希望尽快完成。

????嗯,我们会的。男子笑呵呵地将陆子轩送出门。

????陆子轩坐进车里,瞧了瞧调查事务所,心想,真相很快就浮现了。

????那晚因为事务所有急事,他将宁小纯送回公寓就走了,后来将事情解决了开车回到桃色公寓,却意外地看到屋内有男人。因为晚上视线不清和隔得远的原因,他看不清楚那个男人的面貌,却觉得他的身形和澈很相像,于是起了疑心。

????他调查了这么久都没有结果,那就只有找专业的侦探替他找出真相了。

????47要命还是要面子?

????因为青岛项目出纰漏加上要忙阜盛家纺的方案,全体员工都在忙,宁小纯已经连续加班三天了。但是今天比较奇特的是,澈居然没有来上班。她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来,身为助理的她也不敢过问总裁的事情,但是有一份文件急需他签名,无奈之下,宁小纯只好拨通他的电话。

????过了许久电话才接通,宁小纯赶紧说:总裁你好,我是宁小纯,有份文件需要你的签字。

????咳咳,我现在在家,你拿过来吧。澈的声音嘶哑低沈。

????你,没事吧?!宁小纯觉得他的声音带有病态感,忍不住开口问道。

????嗯,感冒……你拿过来吧,地址你还记得吗?语气虚弱得很。

????嗯,记得。她去过一次,心念一转,她问道:你吃药了吗?

????咳,你过来吧。他说完就挂了电话。

????宁小纯盯着电话,突然想起他说过他不喜欢中药的味道,难道他讨厌吃药,害怕吃药?!宁小纯像捉到他的小辫子一样,突然笑了出来。但想起还有正事要做,就立即拿起文件和包包下楼了。

????她在楼下拦了一辆的士,想着应该可以报销车费的,就不委屈自己坐公交。经过药店的时候,她叫住司机,下车去买药了。感冒药、止咳水、退烧药一应俱全,还买了冰袋。

????澈的住处位于全市最贵的住宅区地段,环境优美,交通方便,住宅小区的门卫、巡查、监控等设施设备工作做得非常好,宁小纯通过重重关卡,还要给澈打电话确定才能进去。澈住在九楼,宁小纯抱着一大堆东西在等电梯。这里的电梯有四部,却很奇怪,只有一部在工作。

????一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男子走过来,道:小姐,有电梯出了故障,我们准备将所有电梯进行定期检查维修,你要上的话就赶快了,可能待会你下楼的时候要走楼梯了。不便之处敬请原谅。

????哦,谢谢。电梯到了,宁小纯赶紧走进去。澈的住处在九楼啊,她穿着高跟鞋走下来,那她的脚不是要受罪了吗?她必须快点让澈签字然后赶在电梯检查维修前走人。

????宁小纯站在澈家门前按门铃,过了许久才听到屋内有拖鞋踏地的声音,大门咔嚓一声开了,她抬头迎上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有点苍白的脸。澈穿着居家服,一身清爽,别具风格,如果忽略那微蹙的额头和紧抿的嘴唇,那就更完美了。他侧过身让宁小纯进来,然后走向吧台,要喝什么?

????不用了……宁小纯答道,她要赶紧下楼。

????澈的家设计得简洁大方,极具男气息。吧台后的酒柜里摆放着一瓶瓶各式各样的酒。澈没有理会宁小纯,自作主张地给她倒了一杯纯净水,刚要转身,顿觉一阵晕眩袭来,他连忙按住桌面,将身体靠在吧台边,手里的杯子却放倒了,敲在吧台弄出清脆的声响,水顺着流下,弄湿了他的衬衫。

????宁小纯回过头就看到吧台那边的狼狈,她赶紧跑过去,扶住澈,却被他的手臂的灼热温度吓到了。他满头大汗,嘴唇紧抿,她焦急地问道:你怎么了?边说边抚上他的额头,烫得惊人,她赶紧半拖半拽地把他弄到沙发上。她掏出买来的冰袋,敷在他的额头,看医生了吗,吃药了吗?

????澈扯出一丝笑容,道:没……

????你,你……宁小纯气的说不出话,这个人怎么这样不爱惜自己啊。

????我以为躺一下就行,谁知这病来得凶猛……澈苦笑道。

????宁小纯赶紧跑去拿湿毛巾给他擦擦脸降降温,转成肺炎就麻烦了,我们去医院吧,不,打120好了。

????澈拉住她的手,太丢脸了……

????你是要命还是要面子?宁小纯无奈极了。

????头可断血可流,面子不能丢。澈笑道。

????宁小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个人在这个时候怎么还有心情开玩笑。她突然想起一件事,大厦的电梯不是维修吗,如果打了120,医务人员和担架怎么上来?

????你能站起来吗?我现在打120,然后我们下楼去等,这么快一点。因为大厦的电梯不行,所以我们只能走楼梯下去。宁小纯说完就扶起他。

????这是九楼,澈露出苍白的笑容,估计我走不下去了。

????那,隔壁有人在吗,对了,叫楼下的保安也行的。你等等,我下去叫他们帮忙。

????宁小纯跳起来,正准备冲出门,却被一只灼热温度的手拉住,澈说:不要……

????你这时候才要顾及面子吗?宁小纯要甩开他的手,他的眉眼充满笑意,道:我的意思是不用叫120,也不用找保安帮忙,你帮我call我的家庭医生吧。

????早说嘛,亏她还这么着急,电话在哪里?

????房间,谢医生。他说完就疲惫地闭上眼睛。

????宁小纯赶紧跑去拿手机打电话,医生很快就来了,是一个中年男子。他擦擦汗,对躺在床上的澈说:我下班后不用去健身房了,刚刚已经运动了。

????澈睁开眼睛,虚弱地说:那就好,省钱。

????你这小子……

????医生,你赶紧给他看病吧,等会就要烧坏了。宁小纯催促着似乎要闲聊的医生。

????好,好,小姑娘别着急。医生对宁小纯笑了笑,就着手给澈看病。

????托谢医生的福,澈很快吊上了点滴,烧也不那么厉害了,他对澈说道:有病就要及时治,再晚些转成肺炎就麻烦了。对澈说完就转过头安抚宁小纯:他吊两天点滴,吃药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宁小纯将谢医生送出去,回来的时候看见澈已经睡过去了,看来文件是签不成了。她也不能立即走人,抛弃病人独自在家,良心过于不去。所以她就留下来给他熬了粥,喂了药,待他退了烧才回家。

????她走出大厦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肚子咕咕地响起来,她才发现她午餐晚餐都没吃。此时的她浑身发软,疲累不堪,这算不算是因公牺牲呢?

????48发现jq

????澈因病在家休息,宁小纯只好尽量把工作揽下,迅速完成,不去打扰他。但是文件还没有签字,她只好牺牲午餐时间,再次去他家找他。买了面包在车上吃,快速解决掉午餐。

????幸亏电梯已经维修完毕,宁小纯不用爬楼梯,她欢天喜地地走进电梯。站在澈家门前按门铃,过了许久门才开,澈穿着一身高档的灰色睡衣,头发有点凌乱,眼神有点迷离,明显是刚刚起床的样子。但是神比昨天好多了,脸色也红润了。

????宁小纯扬扬手里的文件,道:昨天的文件没签。

????嗯,进来吧。澈侧身让她进来,然后关上门。

????吃药了吗?宁小纯在沙发上坐下,顺口问道。

????还没……澈走到吧台倒水喝,顺便给宁小纯倒了一杯。

????不吃药怎么会好,我看看退烧没?宁小纯很自然地站起来,手覆上刚走过来的澈的额头上。四目相对,宁小纯看见自己的影子清晰地倒影在眼前男人的深邃眸子里,他的眼眸就像深邃的湖水,吸走了她的灵魂。

????澈歪着头看着她,随后轻咳一声,把水递给她。宁小纯像触电一般,手迅速闪开,眼神四处游移,咳,没烫,退烧了,啊……她想要后退几步,却不小心撞到了澈伸过来的水杯,水泼了一身,弄湿了衬衫。

????澈无奈地看着她,抽出纸巾递给她。谢谢。宁小纯赶紧往身上擦,身上穿的是白色衬衣,湿了就变得透明了。这多么不好意思啊……

????去换件衣服。澈在沙发上坐下,看着她说。

????嗯?她现在哪有其它的衣服呀。

????穿我的,湿衣服拿去烘干。澈说完就拿起桌面的文件看起来。

????宁小纯瞧了他一眼,就走向他的房间。拉开他的衣柜门,里面都是高档的名牌衣服,她跳过那些西装,选择了一件白衬衫,四处瞧瞧,最后走进他房间内的浴室里。澈的大衬衫套在娇小的她身上,长及大腿,显得松松垮垮。衣服上传来淡淡的薄荷味,很好闻。她知道这是澈身上的味道。

????她上身套着男人的白衬衫,下面却穿着西装裙,脚上穿着高跟鞋,感觉很别扭。不知道该出去还是躲在这儿。敲门声突然间响起,吓了她一跳。换好了吗?澈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嗯……换好了……宁小纯不情不愿地打开门,只见澈的目光从上到下,从头到尾扫她,打量着她。

????很别扭,对吧?宁小纯撇撇嘴。

????嗯,特色。

????澈的话让宁小纯差点站不稳,要和大地作亲密接触了。冷幽默吗?

????出去穿拖鞋吧,文件我已经签好了。澈边说边往外走,宁小纯跟上他走出房间,她收好文件就直接回公司了,不用换拖鞋了。

????昨天的粥吃完了。澈坐下说。

????嗯?宁小纯明显跟不上他的思维转变,呐呐地问。

????再熬粥。他闲闲地说,一派大爷模样。

????当她是锺点工,或是佣人,还是免费劳动力啊?我要赶回去上班的。

????文件叫小刘过来拿,送回公司就行了。小刘是公司的司机。

????那……没打卡就是缺勤,缺勤就没有奖金了。宁小纯内心很纠结。

????我是病人。某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宁小纯恨得牙痒痒,但是,大boss的吩咐她哪敢不遵从。她需不需要对这个尊贵的皇上说一声喳呢。她只好换上拖鞋走到厨房,大boss的声音传来:放心,全勤奖不会少的。有了大boss的这句话,宁小纯干起活来就有干劲了。

????澈家的厨房明显是用来闲置的,虽然厨房的工具齐全,却明显很少用。有钱人家的通病啊……

????宁小纯在厨房里忙,澈在客厅打电话。正当厨房锅里的粥噗噗地往上冒的时候,门铃响了,宁小纯还没意识到自己的状况,好奇地探出身去瞧瞧是谁。

????澈打开门,公司的小刘站在门外,接过澈手里的文件,恭敬地点点头,在抬头的瞬间竟然瞧见了宁小纯。看到她身上穿着男人的衬衫,下身却穿着西装裙,手拿着勺子,他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再看看他们的总裁正穿着睡衣,突然间脑海里有东西一闪而过,恍然大悟,嘴角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再次瞧向宁小纯。谁知澈却关上了门,阻隔了他的偷窥,他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宁小纯见澈转过身了,赶紧钻回厨房,在捣动锅里的粥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小刘嘴角意味不明的笑容包含了什么。oh,mygod!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她不想公司里流言漫天飞啊。这样,他们的地下关系就很容易被挖掘出来。

????她看见澈走进来厨房,赶紧走上前扯住他的袖子,说:刚才,小刘好像看到我了……怎么办?

????清者自清。他丢下这一句就走去揭锅盖。

????他们之间可以称得上清白吗?宁小纯很无奈:你去用总裁的权威封住小刘的嘴,不要让他乱说话。

????这样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什么时候可以吃。他话题一转,指着锅里的粥说。

????差不多了。宁小纯放下勺子,有气无力地说:十分锺后可以熄火了,你自己盛来吃,我该回公司了。

????澈拉住她,说:不用担心,小刘很会察言观色的,不会传出去的。不如我们来运动运动释放心情?

????宁小纯忍不住打了他一下,这个时候还说这样的话。你不是饿吗,还有力气运动?

????你这样子,我可不可以认为你在质疑我的能力?澈双手抱,不悦地道,那我们来验证一下好了,用实力说话!

????粥,粥还在熬。你……你的感冒还没好,唔……会传染给我的。可惜这句话她说不出了,澈一把捉住她,将她困在流理台和自己双臂间,封住了她的小嘴。

????49厨房做爱

????澈微弯腰,双手撑在流理台,将宁小纯困在他手臂和流理台之间,动弹不得。他用嘴含住她的唇瓣,反复吮吸啃咬。唇上传来微微的刺痛感,宁小纯不禁蹙了蹙眉,他定是在惩罚她!她又不是质疑他那方面的能力,是他自己误会而已。小气鬼!

????他瞧到她的樱桃小嘴已经微微红肿了,眼底充满笑意,放开她的唇瓣,改用舌头进攻。他用舌头沿着她的唇瓣细细描绘着,一圈一圈地转着。宁小纯发觉自己的意志力逐渐减弱了,于是伸出手抵着他的口,气喘吁吁地说:别……粥……澈立即明白她想说什么,单手拥着她,旋转一周,长臂一伸,把燃气灶关了,然后再旋转回来,继续享受眼前的美味。

????他用舌头在她的脖颈处来回舔舐,还吸住她的耳垂,在口中用舌尖挑拨,弄得她心痒难耐。他变本加厉,在她的耳背后用舌尖不停的瘙痒她。她这时已经没有什么反抗的力气了,但觉得很痒,只好尝试躲避他的攻势,将头转到他的唇这一侧。此时澈把嘴唇从耳背经由耳垂和面颊到达她的唇齿之间,继续进攻,抢城掠地。当然他的手可不会那么老实,一只手撑在流理台,另一只手顺着她的曲线往下来回抚。

????他的舌长驱直入,逐一掠夺领地。大手顺着曲线往上,然后方向一偏,来到高耸的小山丘。大手罩着一个小山丘,肆意揉捏,捏成各种形状。宁小纯吐气如兰,身体发软发烫,只好将身子靠在流理台,但是内心又空虚,顺着本能将身子凑向澈,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像无尾熊一样挂在他身上。

????澈双手一提,将宁小纯抱到流理台面,视线与她平视,他的眼眸里充满了浓浓的情欲,炙热灼人。宁小纯的心跳猛然加速,头脑瞬间空白。澈再次吻上她,长舌与她的丁香小舌玩追逐游戏。他的手从衬衫里钻进去,绕在背后,将罩扣子解开,一把扯,将黑色蕾丝罩扔到流理台上,然后大手与雪作亲密接触。

????他的食指和中指夹住她的小樱桃,恣意把玩,时而拉扯时而做圈状运动。不到一会儿小樱桃就硬了,挺立起来。他将她的衬衫往上拉,顺势脱掉,然后低下头含住小樱桃,开始用舌头挑逗。

????一边的雪被他的嘴膜拜着,另一边的雪被他的手供奉着,宁小纯媚眼迷离,自觉地后仰,将脯往前挺,看着天花板,呻吟声轻轻溢出。他用舌头绕着晕舔舐,湿漉漉的触感让她不禁一颤。他的胯下有灼热的硬顶着她的私处,她轻轻低吟,小手无意识地隔着裤子握住硬。澈猛地从小山丘里抬起头,对上她迷离的美眸,喉结滚动。

????他拉起她的手,从他的睡裤裤头伸入,拉开内裤,握住阳具。宁小纯被他那里的大和灼热吓了一跳,来回滑动,想分散手心的炙热,谁知却听到澈发出低低的呻吟声,他在她耳边低低地说了声:小妖,我想马上吃了你,动起来。

????有裤子隔着,动起来很辛苦,宁小纯干脆把障碍物脱掉,手握着阳具活动起来。她看着那大!紫的阳具竟然还在膨胀,她不禁目瞪口呆。快点。他催促道,她只好继续工作。

????阳具越来越大,她的小手都快握不住了。她上下来回滑动的速率越来越快,澈低吼一声,全身一颤,灼热粘稠的喷泄而出,白色的沾满她的黑色西装裙,黑白交映,甚是明显。

????澈满足地低呼一声,宁小纯也松了一口气,因为她的小手实在太累了。她偷偷地瞧了他的阳具一眼,看着它由大渐渐缩变为软小,感觉很神奇。

????澈伸手在她的西装裙上抹了一把,把抹在她的小腹。宁小纯一把推开他,道:别这么恶心!他顺着她的推力,笑着退开,眼角瞧到流理台上的一瓶蜂蜜,眸光一闪,邪魅的笑容瞬间扬起。

????他拿起蜂蜜,在宁小纯眼前晃了晃,她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把蜂蜜淋在她的一个头上。啊……宁小纯大吃一惊,粘稠金黄的蜂蜜从头上逐渐滴下,看起来秀色可餐。澈低下头,用舌头去舔头上的蜂蜜,舔一舔,吸一吸,瘙痒难耐感由头扩散到全身,她不自觉地扭动身子,雪随着身体扭动而左右晃动,他的舌头追逐着那美味的小樱桃。

????他在头上抹了一些蜂蜜在手指头上,然后放到她的面前,说:尝一尝。她迟疑地张开嘴,含住小指头,用舌头舔了舔蜂蜜,甜腻之感在口腔化开。她的舔舐让他的身子微微一颤,他抽出手指放到自己的嘴里,一副吮指回味乐无穷的模样,她因此红了脸。他看了她一眼,低头专心致志地吃着头上的美味,舌头逐一将蜂蜜吮吸干净,还发出吮吸的声音。

????吃完了哦,那继续来一些新意。澈含笑地看着她,与其说是询问,不如说是通知她一声。他拿起蜂蜜旁边的酪,直接抹了一团糊在她的另一雪上。清凉粘稠的感觉在雪上蔓延开来,宁小纯忍不住反抗,推了推他,不要这样……这样的触感她不是很喜欢。

????我帮你吃掉。澈说完就开始开吃,慢悠悠地舔舐着,舌头若有若无的挑逗差点让她疯狂了,身体像有电流划过,下腹有热流在流窜,她感觉到自己有点饥渴难耐了。她闭上眼睛,抱着他的头,让他更加靠近自己,手指在他的黑发间穿梭,呻吟声情不自禁地溢出。

????我,我想要……不能再这样玩了,她下体的春水不断地流出,已经湿透了内裤。她知道自己快受不了,很想要他。

????嗯?他抬起头,明知故问。

????我,我……你进来……她支支吾吾。

????你在邀请我吗?那我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他一笑,手指灵活地解开她的西装裙拉链,将裙子脱掉,扔在地上。她全身只剩下一条湿漉漉的白色小内裤。( 桃色公寓之很纯很热烈 http://www.qbxst.com/5_5753/ 移动版阅读m.qbxs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