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鲜币)87 离别

????第二天慕莎醒过来的时候,切尔西还睡的正香,看来这兽形交欢也是相当消耗体力的。慕莎想起身偷偷离开,可是稍微一动,就感觉浑身上下都像散架了一样酸疼无力的。

????“唔……”慕莎没能忍住,痛苦的呻吟声从嘴里溢了出来。

????随即横在腰上的手臂紧了紧,切尔西低沈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嗯,别动……乖……”说着放在她腰间的大手像是有意识般的自动自发的揉捏着,帮她减轻酸疼的感觉。

????慕莎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生怕他察觉了她的意图,僵住身体等了半天,他又没了动静,这才扭过头去,只见他又睡着了。

????看着他在熟睡中还勾着的嘴角,慕莎鼻子一酸,险些又落下泪来,这是她期待了多久的幸福啊,可惜就是太过短暂了些。

????轻轻叹了口气,往他身上挨了挨,她现在身上酸疼的厉害,恐怕下床都有些困难,更何况只要她一动,切尔西就会醒来,想要偷跑是不可能了,看来还要找卡瑞达要麻痹散来用一用,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切尔西正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看,见她醒了,就凑过去在在她耳边厮磨着,一点点啃咬着她的耳垂,异常粘腻的一口一个:‘老婆,宝贝儿’的唤她。大手也不安分的在她平坦的小腹上轻柔的爱抚着。

????慕莎被他弄得有点痒,微微挣扎着推他,稍一动又疼的她直皱眉头,生怕他闹着闹着又起了火,不管不顾的折腾她,赶紧呵斥道:“你干什麽,别闹,我那里还疼的厉害,不能再来了。”

????切尔西闻言停下动作,有些委屈的嘟囔道:“我也没想再来啊。”

????慕莎瞪他一眼,娇嗔道:“身上难受死了,快去帮我烧热水啦,我要洗澡。”

????“好,马上就去。”切尔西边说边低头压着她又亲了一会,这才起身去烧热水去了。

????切尔西伺候着慕莎洗了澡,又轻柔的帮她上好药,然後在床上加铺了好几层兽皮,让慕莎舒舒服服的躺在上面。

????慕莎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再加上不时的揉肩捶腿,被照顾的无微不至的,让她很是有种穿越成为太後老佛爷的错觉。

????切尔西巡夜也不去了,全都交代了瑞恩代劳,就这麽寸步不离的待在慕莎身边照顾她,慕莎舒舒服服的过了三天,下身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虽然走路的时候摩擦起来还有些疼,但是还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

????白天的时候慕莎借着去探望艾维的机会,偷偷跑去管卡瑞达要了麻痹散,卡瑞达只当切尔西又惹她生气了她要修理他,所以很痛快的拿给了她。

????等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慕莎窝在切尔西怀里,闭着眼睛静静的等他睡熟了,然後小心的翻出藏在兽皮垫子下面的麻痹散,屏住呼吸向他撒了下去。

????又等了片刻,估计着药效该发作了,这才从床上爬起来,动作迅速的收拾了些衣服,又拿了几件兽皮披风和一些风干的兽,用兽筋都绑好了,就拎着包裹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她不敢看向切尔西,生怕再看他一眼,自己会舍不得离他,什麽也不管的留下来。

????慕莎出了门口,就不辨方向的一路小跑,反正她在这里一个亲人也没有,所以去哪里都是一样,只要离开他,离开他就好,想到切尔西,慕莎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慕莎刚跑到大概村口的位置,就听见身後有人大喝一声:“什麽人,站住!”

????慕莎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扭头往声音的来源处看去。

????“咦,慕莎,是你?”慕莎看不清来人,只借着月光看到有个人影快步靠了过来,可是,这个声音她却非常熟悉,是瑞恩,不知为何,竟然松了口气,幸好,不是别人。

????“你要去哪?为什麽拿着包袱?”瑞恩快步走到她眼前,看清她手里拿的东西,皱起了眉头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我……”慕莎语塞,不知如何回答,随即咬着下唇低下头去默不作声。

????“是切尔西欺负你了?”瑞恩见她脸上还挂着泪珠,一副委屈的样子,顿时心疼的无以复加,激动的抓住她的肩膀轻摇着问道。

????“不是,是我不想拖累他,所以想要偷偷的离开村子,离开他,瑞恩,你帮帮我好不好?”慕莎被他抓得有点疼,鼓起勇气抬起头来直视着他,和盘托出道。

????瑞恩闻言愣了一下,长老们因为慕莎一直没有怀孕,所以不断对切尔西施压的事情他是知道的,没想到他们动作这麽快,竟然找上了慕莎。

????不知道他们对慕莎说了些什麽,竟然让她想要离开切尔西,他猜想切尔西铁定是不知道这件事的,如果他知道了这件事,就算是冒着白狮就此灭绝的危险也决计不会让慕莎离开他的。

????他知道他此刻应该拦住慕莎,不让她出村,或者找来切尔西,让他们好好谈谈,也许事情就能解决了也说不等。

????可是他心里却有一个自私的声音在大声呐喊着,让她离开,让她离开村子,让她离开切尔西,说不定,说不定,这样他就有机会了,有机会可以把她占为己有。

????瑞恩挣扎了半响,终於在慕莎满是期待的眼神中缓缓点了下头。

????慕莎见他同意了,几乎喜极而泣,抓着他的胳膊,哽咽道:“瑞恩,谢谢你,谢谢你,你总是在帮我,我真不知道该……”怎麽感谢你。

????慕莎还没有说完,瑞恩就伸手捂住她的嘴,阻止她继续说下去,他要的从来都不是她的感谢,他想要的如果她不愿意给,那他就什麽都不要。

????瑞恩若有所思的看着慕莎,叹了口气一弯腰把她拦腰抱起来,迅速向村外窜去。

????慕莎紧紧抓着瑞恩的胳膊,有些紧张的闭上眼睛,耳边呼啸的风声告诉她,他们正在疾速前进着……

????(10鲜币)88 发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慕莎感觉耳朵好像都要冻掉了,瑞恩终於停了下来,然後轻柔的把慕莎放到一堆干草上。

????慕莎这才睁开眼睛往四周看了下,原来瑞恩把她带到了一个山洞里,这个山洞还算宽敞,据她目测应该有四十平左右吧,也算干净,没有什麽异味,这里应该可以暂时住一阵子了。

????瑞恩在山洞四周仔细的查探了下,没有发现有大型的野兽出没,这才走回慕莎的身边,半蹲下来,柔声说道:“这里还算安全,一会我去给你弄些食物和清水过来,你先在这里住一阵子,等过段日子,如果你……”瑞恩说到这顿了一下,然後满是期待的接着说道:“我再带你到别的地方去生活。”

????慕莎此刻心乱如麻,本没有留意到瑞恩的未尽之语,只是胡乱的朝他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瑞恩见她心不在焉的样子,知道她此刻满心想得都是切尔西,把心中那股翻涌而上的苦涩强压了下去。

????在她头上轻抚了两下,然後在她身边生了堆火让她取暖,这才转身出去给她找食物和清水去了。他必须要给她留下足够的食物和清水,切尔西一旦发现她不见了,肯定会发疯的到处寻找的。

????如果找不到,一定会怀疑是被人藏了起来,毕竟一个雌如果没有别人帮忙,不可能就这麽悄无声息的消失不见的。

????到时他这个负责今晚巡夜,又与慕莎交情匪浅的人首当其冲就是被怀疑的对象,为了避免她的行踪暴露,他应该有些日子不能来看她的。

????瑞恩运气还算不错,出去转了一圈,就逮到几只出来觅食的小兽,动作麻利的剥了皮,又走出去很远,找到条小河,凿开冰层取出些水来,把兽里里外外都冲洗干净,这才拿回了洞里。

????又往返几趟帮她在山洞里存了足够她用半个月的清水,等一切都弄好的时候,天也快亮了,瑞恩知道他必须要马上回去了,要不然等下如果有人找他,发现他不在村子的话,那麻烦就大了。

????又细细的嘱咐了些慕莎独自一人生活要注意的事项,告诉她他短时间内恐怕无法来看她了,让她自己小心。

????见她都点头表示记下了,这才搬了块大石头把洞口虚掩上,又找了些有特殊气味的植物把洞口掩好,然後纵身离去了。

????瑞恩沿着原路返回,途中尤其注意用气味浓重的植物把慕莎的的味道掩盖住,否则切尔西只要顺着她的气味一路找下去,很快就能找到她的藏身之所了。

????瑞恩悄悄的溜回村子,发现村子里还静悄悄的,似乎没有发现慕莎不见了,这才稍稍放下心来,他没敢到切尔西家附近去打探消息,生怕被他撞上了,那就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在村子四周转悠了一阵子,等到天都大亮了,就若无其事的回家睡觉去了,虽然睡是睡不着的,不过样子还是要装装的,不然以切尔西的明一不小心就会露出马脚的,虽然他肯定会怀疑他,不过只要他死咬着不承认,他也无可奈何。

????切尔西神智渐渐恢复清明的时候,就觉得浑身上下都不对劲,手脚又都不听使唤的不能动了,舌头也麻掉了,无法说话,这分明是中了麻痹散的症状。

????切尔西心下一惊,依他的警觉不可能被人无声无息的下了麻痹散都不知道的,哪怕是在熟睡中,一旦有人靠近他也能马上惊醒的,除非是慕莎,也只有她可以在他毫无惊觉的境况下给他下麻痹散。

????只是她为什麽要给他下麻痹散呢?认真的思索了一下,最近他们两人都很甜蜜的,他也没有惹她生气啊。就算是他在用兽形干她的时候太过鲁弄伤了她,可事後她一点生气的迹象都没有,难道……

????切尔西脑中闪过无数的念头,可所有的假设都无法证实,而那个可以给他答案的人却一直没有出现。

????切尔西开始担心了,他担心是不是真有这麽厉害的高手,可是趁他熟睡的功夫给他下了麻痹散,然後把慕莎掳走了。

????他宁愿是慕莎跟他闹别扭,要整他,也不要这种假设成立。

????“慕莎,慕莎。”切尔西在心中无声的嘶吼着,努力积蓄力量,试图抵抗麻痹散的药效,他很担心慕莎,一定要起来确认她是否安全。

????天渐渐亮了起来,切尔西折腾的满头大汗,终於手指可以动了,然後是手腕……

????“吼……”经过不断的努力,切尔西嘶吼一声,终於从床上坐了起来。

????“穆萨……”他着还有些僵硬的舌头,大喊着慕莎的名字,从床上翻了下去,由於腿还麻着,吃不上力,一头栽倒在地上,切尔西丝毫不顾额头上伤,又挣扎着站了起来,跌跌撞撞的满屋子找慕莎。

????没看见她的影子就冲了出去,先到艾维找了一遍,她不在那,然後又跑到卡瑞达家确认是慕莎有没有来管他要过麻痹散,在得到肯定回答之後,切尔西总算稍稍放心了点,好在她不是被人掳走了。

????只是到现在都不见人影,她到底到哪里去了呢,又为什麽给他下麻痹散,切尔西带着满肚子的疑问,里里外外的把村子四周方圆百里都翻了个遍,还不见慕莎的影子,而且她的味道很淡,似乎已经不在村子里了。

????切尔西此刻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慕莎似乎走了,离开他了,可是没有理由啊,明明前一刻他们还甜甜蜜蜜的,而且她肚子里说不定已经有了他的孩子了。

????这怎麽可能,她怎麽会离开他,事先一点征兆也没有,而且以她的体力,一整晚的时间也跑不出多远的。他方圆百里都找过了,没有她的踪影,切尔西几欲发狂。

????“吼……”切尔西怒吼一声,一拳挥出去,一棵百年老树应声而倒。

????拳头上的疼痛让切尔西稍稍恢复了些理智,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知道现在生气发火都无济於事,要向找到慕莎他必须先冷静下来思考。

????作家的话:

????水沫要冲榜,亲们多多给水沫票票哦,慕莎肚子里的小宝宝在这里向亲们拜拜了,害羞……

????(10鲜币)89 下种

????她对这里的地形不熟悉,而且体力不济,就算有一整晚的时间也不可能跑太远,按照现在的情况来分析,如果不是有人帮助她离开,就是有人把她藏了起来了。

????切尔西首先想到了瑞恩,昨晚他代替他巡夜,如果要帮助慕莎离开是最方便不过的,如果真的是他帮助慕莎离开的,那慕莎的安全起码还是有保证的,不过这样一来,他想找到她就有些困难了。

????如果不是他那就只能是那几个爱管闲事的老头了,慕莎的离开铁定与他们脱离不了干系。就算不是他们把她藏了起来,他们也铁定跟慕莎说了什麽,才逼得她想离开他的。

????切尔西的大脑高速运转着,很快分析出了几种最有可能的情况,并决定先去找那几个老头,问问他们到底跟慕莎说了些什麽,逼得她非要离开他不可。

????切尔西怒气冲冲的冲进长老们用来讨论事情的屋子,在他们诧异的目光中大声的宣布道:“慕莎不见了。”然後仔细看着他们的表情,试图从中找出些蛛丝马迹。

????五位长老都是一愣,最沈不住气的棕色头发的长老脸上似乎还浮现出欣喜的表情,这让切尔西更加肯定了,慕莎的离开肯定与他们脱不了干系。

????红色头发的长老最先镇定下来,轻咳了下开口道:“那你还不赶紧去找找,来这里干什麽?”他有些紧张,难道他已经知道他们找慕莎谈话的事情了。

????金色头发的长老露出焦急的神色也跟着说道:“把村子里的雄兽人都派出去,帮你一起好好找找,娇柔的雌一个人外出那可是很危险得事情。”他虽然表面上装作很焦急的样子,其实心里已经乐得不行了,没想到那个叫慕莎的雌这麽配合,他们正研究着要怎麽把她弄走,没想到她竟然自己走了,这真是太好了,不过得在切尔西找到她之前把她藏起来,要不然就前功尽弃了。

????深棕色头发的长老最为冷静,语气颇为严肃的训斥道:“切尔西你是怎麽搞的,我们把生育能力最强的雌交给你了,你没让她生下子嗣不说,还把她弄丢了,你怎麽欺负她了,竟然让她冒着生命危险要离开你,你最好想想怎麽向族人们交代,现在先去把她找回来吧,等找到她,我们再跟你算账。”

????他是几位长老中智慧最高的,知道切尔西来这里铁定是对他们有所怀疑了,所以先倒打一耙,把责任都推给了切尔西。

????切尔西环视着他们冷笑道:“你们不用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我知道慕莎离开我,铁定与你们脱不了干系,我现在不想追究你们究竟对她做了什麽,逼着她离开我,我来只是想告诉你们,她现在肚子里已经有了我的孩子,你们最好祈祷她能平安无事的回来,否则这白狮就真的要灭绝了。”切尔西说完转身就要往外走去。

????“你回来,你刚才说什麽,她肚子里有了你的孩子?那她怎麽……”还要离开。棕色头发的长老闻言激动的站了起来,不可置信的嚷道,要不是坐在他身边的黑色头发的长老及时拉了他一把,恐怕他就要说漏了。

????切尔西回过头来,目光锐利的注视着他说道:“是,她肚子里已经有了我的孩子,我刚下的种,还来不及告诉她,她就被逼着离开了。”

????五位长老闻言皆是一震,黑发长老从他的话中抓住了重点,进一步追问道:“你刚下的种?这麽说来,她一直没有怀孕,是因为你一直没有下种?”这简直太让他震惊了,他们几个老的这麽心急火燎的催促他快点让慕莎怀孕,他竟然一直没有下种。

????切尔西坦然的承认道:“对,我一直没有下种,我当初肯听你们的话与慕莎成为伴侣,是因为我敬重你们,不愿意违背你们的意愿,但你们不要错认为可以纵我的一切,什麽时候下种,那是我的事,不需要你们指手画脚,另外,她既然已经是我的伴侣了,那就一辈子都是,而且我这辈子也就只认她是我的伴侣,只会对她下种,所以……哼……”

????切尔西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相信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确的传达给长老们了,所以他们如果真的怕白狮灭绝的话,应该会帮他把慕莎找回来才对。是谁的责任切尔西现在已经不想追究了,他现在心急如焚的只想快些把慕莎找回来,目的既然已经达到了,切尔西就转身出去了。下面他要去找瑞恩谈谈,希望能从他那里找到慕莎的线索。

????切尔西破门而入的时候,瑞恩还在装睡,在听到巨响的时候,瑞恩心里咯!一下,知道该来的总算来了。

????故做惊讶的从床上一跃而起,戒备的看向门口,看清是切尔西的同时皱起眉头问道:“切尔西?你怎麽了,这一大清早的?”

????切尔西冷着脸,眼神锐利的盯着他,一字一顿的说道:“慕莎不见了,你把她藏到哪里去了?”

????瑞恩闻言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切尔西会这麽直白的问他,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随即定下心神,脸上的表情先是震惊然後是不敢相信再到焦急,身形一动,直扑到切尔西身边,紧紧的抓住他的肩膀,指甲几乎陷到他的里,厉声问道:“你究竟对她做了什麽,她为什麽会离开你?”

????切尔西後退一步,一个用力把他的手挥开,也不跟他废话,直接警告道:“如果是你把她藏起来了,我劝你最好马上把她送回来,我刚刚给她下了种,你应该知道如果一个怀孕的雌没有雄的滋养会变成怎麽样吧。”

????“你给她下种了?她怀孕了?”瑞恩愣了半天,终於找回了自己的舌头,颤抖着声音问道。

????“对,她怀孕了。”切尔西虽然也无法肯定慕莎是不是怀孕了,但他必须这样告诉他。

????(10鲜币)90 试探

????只有这样瑞恩才会为了慕莎的安全而把她送回来。他是多麽害怕慕莎没有怀孕,而瑞恩会偷偷的带着她到别处去,从此与他天各一方。

????这个消息对瑞恩来说无异於五雷轰顶,就算他不介意帮切尔西抚养孩子,慕莎如果生下的是雌还好,如果一旦生下小白狮,他该如何解释金狮父亲会生下白狮孩子。

????这些还都是建立在慕莎肯接受他的前提下,一旦慕莎不肯接受他,不肯接受他的滋养,那麽她恐怕没等挨到孩子出生就被吸干了营养而死去吧。

????不,如果她知道自己怀孕了,应该会迫不及待的赶回切尔西身边吧,毕竟他们之间所有问题的症结都在这个孩子身上。

????等等,瑞恩察觉到切尔西话中的漏洞,如果慕莎怀孕了,那她为什麽还要离开他?

????切尔西看着瑞恩的表情从震惊到绝望再到疑惑,不由得激动万分,他几乎可以确定慕莎一定是被他藏起来,这样只要盯住瑞恩,他相信很快就可以找到慕莎了。

????两人就这样各怀心思的对视了好一会,瑞恩先冷静下来,勉强以平静的声音说道:“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没见到慕莎,如果我见到她肯定会把她护送回家的。我现在就跟你一起出去找找她吧,一个雌单独在丛林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对於他的说辞切尔西当然是不相信的,可是如果硬逼着他,他是打死也不会说的,倒不如以退为进,让他放松警惕,等他去找慕莎的时候,再悄悄的跟上去,这样说不定还能快些,打定了注意,切尔西就点了点头,跟瑞恩一起出去找慕莎去了。

????虽然两人都心知肚明这样本不会找到,可偏偏各怀心思,都想做给另一个人看,所以两人找的异常卖力,几乎是掘地三尺了。

????瑞恩心急如焚,很想马上去确认下慕莎是不是真的怀孕了,可他总觉的切尔西在监视他,所以不敢贸然行动,一直小心的等待机会,直到十天之後,切尔西被长老们叫去谈话了,他才小心的掩了行踪,故意兜着圈子朝着慕莎藏身的山洞缓步靠近。

????等到离村子很远了,也没有发觉有切尔西的气味出现,这才放下心来,化了兽形,往山洞的方向急速奔去。

????瑞恩搬开巨石进入山洞的时候,就看见慕莎正蹲在地上不知道在干什麽。

????怕一声不响的走过去会吓到她,於是轻唤了一声:“慕莎。”

????慕莎突然听见身後有人喊她,还是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反应过来是瑞恩的声音,於是抬起头来冲他笑了下,招呼道:“瑞恩,你来啦。好巧呢,我正在做‘叫花’,很快就可以吃了。”说完又低下头去,小心的用手试着地面的温度。

????瑞恩只看了她一眼,就愣住了,这短短的十天时间她就整个瘦了一圈,气色也不太好,眼睛红红的,明显是刚哭过的样子,瑞恩一阵心疼,可他还是自私的不想让她回到切尔西的身边。他不断的告诉自己,如果她没有怀孕,再过一段时间,再过一段时间,等她忘了切尔西,他一定会让她快乐起来的,他跟森林之神发誓,他一定会一辈子爱护她的。

????勉强收回心神,瑞恩走过来在她身边蹲下,好奇的问道:“‘叫花’那是什麽东西?”

????“‘叫花’啊,其实原来的名字是‘叫花**’,我们族里那些没有劳动能力靠别人接济的人,我们都叫他们叫花子,他们把要来的**用泥巴包起来,架火烧泥巴,泥烧热了**也就熟了,因为味道很香,所以大家也都学着这麽做,这道菜我们就叫它‘叫花**’。因为这里没有**,我就把用泥巴包了,然後架火烤,因为做法一样,所以就叫它‘叫花’了。”慕莎尽量用瑞恩能听懂的说法解释这道‘叫花’的来历。

????“好了,可以吃了。”慕莎讲解完了,也烤烤好了,用小木棍把从地下挖了出来,心急用手去拿结果被烫的大叫起来:“呼,好烫。”

????“小心。”瑞恩没来的及阻止,见她被烫了,赶紧抓过她的手,想也没想就把她被烫的红红的手指放进嘴里含住。

????慕莎大惊,赶紧把手指从他嘴里抽了出来,有些尴尬的藏在身後,喃喃道:“没,没事了。”

????瑞恩一愣,随即有些落寞的低下头去,帮她把‘叫花’上的泥块敲开,一股香味扑鼻而来,不由的赞叹道:“好香。”

????随即撕了一块下来,小心吹凉了然後递给慕莎。

????“谢谢。”慕莎接了过来,随意往旁边一坐,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

????瑞恩也撕了一块下来,挨着她坐下咬了一口食不知味的咽了下去,然後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慕莎,你想回你们族去吗?我带你回去好不好?”

????慕莎闻言咀嚼的动作一顿,苦笑了下道:“恐怕再也回不去了吧。”她都不知道是怎麽来到这个异世的,恐怕回去是再也不能了吧。

????回不去了吗?这个带她走的理由也不行吗?瑞恩一阵失望。

????两人都沈默起来,瑞恩不时扭头看向她的小腹,可是因为天气寒冷,所以慕莎包的很严实,外面还批了兽皮披风,所以他实在看不出有没有隆起的迹象,不过就算有应该也不明显吧。

????瑞恩想了下,试探的问道:“慕莎,你最近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没有啊,我很好。”慕莎微笑着说道。她不想让他为她担心,所以只说很好。可天知道她怎麽会好,独自在这个冰冷的山洞里,她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就算累极睡着了,也总是会被惊醒,眼泪总是不受控制的往下流,她是多麽想念切尔西啊,想念他的体温,他的味道,他的霸道,他的温柔,甚至连他的鲁她也一并想念……

????“真的没有吗?有没有特别想睡觉,或者特别想吃东西?”瑞恩小心翼翼的进一步确认道。

????(9鲜币)91 施暴(微h)

????“没有,你别担心,我真的很好。”慕莎不明所以,只当他是在担心她的身体。

????“恩……”瑞恩语塞,还是无法证实她是不是怀孕了,可是怕她有所察觉,所以不敢深问。

????突然脑海里冒出一个荒唐的想法,如果他现在给她下种的话,就算她怀孕了,也可以说是他的孩子,这样他就能永远把她留在身边了吧。

????瑞恩马上想起了夜夜春梦中她在自己身下大声呻吟的娇媚模样,下身瞬间起了反应,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慕莎感觉到瑞恩看她的眼神越来越热切,这让她浑身不自在起来,腾的站起身,边转身边有些尴尬的说道:“我都忘了,还熬了汤呢,我盛一碗……啊……。”

????慕莎还没有说完就被瑞恩从身後拦腰抱了起来,慕莎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不由得尖叫起来。

????“瑞恩,你干什麽,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瑞恩不理她的挣扎,把她抱到山洞最深处用干草铺成的床上,动作的还算温柔的把她放到上面,在她挣扎着想起身的同时扑了上去,把她牢牢的压在身下,然後大手一伸抓住她胡乱推拒的双手,举过头顶,压住。

????另一只手‘撕拉’一声把她身上的衣服撕开,然後全部扔到一边,低头吻住她的脖颈,梦呓般的低喃着:“慕莎,给我,给我,慕莎,我要你,我要你。”

????这些动作一气合成,慕莎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的什麽事情,就已经被剥了个光。

????“啊……瑞恩,你清醒点,不要,不要,你住手,住手……”慕莎此刻才察觉他的意图,开始剧烈的挣扎。可是她怎麽也无法相信瑞恩会这样对她,她甚至怀疑他是不是中了春药之类的东西,所以脑筋不清楚了。

????“你乖一点,我会很温柔,很温柔的疼你的。”瑞恩似乎是嫌她的小嘴太吵了,抬起头来吻住她不断拒绝着的小嘴。

????“唔……”慕莎睁大眼睛,他竟然在吻她,这怎麽可以,她紧闭着唇,不让他把舌头伸进来,左右摇着头挣扎着想要躲开,她双手被牢牢的压制在头顶,两条腿也被他压在身下,只能不断的扭着纤腰,挺着上身想把他从身上翻下去。

????可她那点小力气本撼动不了瑞恩伟岸的身躯,反倒是她前柔软的两团因为她不断挺起的上身而不断撞向他的口,挑拨的他欲火更胜,大手一伸牢牢抓住一只,大力的揉搓起来。

????“啊……”前的柔软突然被抓住让慕莎不由得惊呼出声,可刚一张嘴,瑞恩的舌头就借机钻了进去,不断在她小嘴里搅动着。

????慕莎只觉得有个滑腻腻的东西伸进她的嘴里,她知道那是瑞恩的舌头,可是不是切尔西的味道,让她觉得好恶心,她想咬住,却总是被他灵活的躲开,慕莎伸出舌头推拒他,却又被他勾住,拖进嘴里大力吸吮起来。

????慕莎想把舌头抽回来,可是他吸的牢牢的她本抽不回来,舌被他吸得都发麻了,慕莎急得眼泪都掉了下来。

????瑞恩却陷到高涨的情欲里无法自拔,看不到慕莎的挣扎也看不到她的眼泪,手下柔软又富有弹的触感,和唇齿间香甜的味道都让他疯狂不已。天知道他等这一刻等的心都疼了,如今得偿所愿,怎能让他不疯狂。

????在她房上揉搓的大手逐渐向下探去,硬挤进她的两腿之间索着那个让他日思夜想的神秘入口。

????同时放开她被他亲得有些红肿的小嘴,顺着她的唇一路往下,在她锁骨上啃咬了两下,然後来到她的口,情不自禁的把她前的红缨含住嘴中,细细舔抵着。

????“不要,瑞恩,你醒醒,醒醒,放开我,放开我……”慕莎几乎是在她的唇被放开的同时就大声的哭喊了起来。

????压在身上的男人丝毫不为所动,挤入她两腿间的大手也终於到了花的入口,兴奋的把一长的手指硬挤了进去。

????“啊……”被强暴的羞辱感让慕本无法动情,花还干涩的很,他这样硬生生的挤入,疼得慕莎大声叫了起来。

????“不要,瑞恩,不要……呜呜……切尔西,救我,救我……”慕莎身下的花不断被瑞恩的手指肆虐着,虽然理智上极为抗拒他的进入,可花竟然不由自主的分泌出花蜜来适应异物的入侵。

????前的柔软被他啃咬的不断升起酥麻和胀痛的感觉,身上也渐渐没了挣扎的力气,慕莎觉得自己快要失守了,无助的哭喊着祈求切尔西能突然出现救救她。

????“切尔西,救救我,救救我……呜呜……”为什麽,为什麽事情会变成这样,最最温柔的瑞恩,最最体贴的瑞恩,怎麽会对她做这种事情,此刻压在她身上施暴的男人真的是瑞恩吗,慕莎此刻依然无法相信。

????切尔西一直没有出现,瑞恩却把在她花中抽的手指抽了出去,一把扯掉身下的兽皮裙,抚着早已坚硬如铁的大朝她花口戳去。

????作家的话:

????咳咳,究竟瑞恩有没有成功的进入呢,且听下回分解。不知道在关键时刻刹车,会不会有亲想要打水沫呢,抱头鼠窜中……

????(10鲜币)92 只爱你(高h)

????“不要……切尔西,救我……救我……”慕莎几乎绝望了,她闭上眼睛放弃了挣扎。

????只是预期中被贯穿的疼痛没有出现,身上反而一轻,随後听见‘!’的一声巨响,慕莎睁开眼睛一看,只见切尔西的身影如山一样高大的站在她身前,而瑞恩则摊在墙角,右手捂着口,‘哇’的一声从嘴里吐出一口血来。

????慕莎见到切尔西终於来了,一直绷得紧紧的那弦终於松了下来,再也忍不住的大声哭了起来。

????切尔西紧握着双拳向前走了两步,似乎想要继续修理瑞恩,可听见慕莎的哭声,身形顿了一下,最终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蹲在她身边,用颤抖的双手把她从干草堆中抱了起来,一言不发的扯过旁边的兽皮披风,包住她赤裸的身体,同时也盖住她身上那些刺目的吻痕,然後在她背上安抚的轻拍着。

????慕莎顺势窝进他怀里紧紧的环住他的脖子,委屈的呜咽着。

????切尔西抱着慕莎转过身来怒瞪着瑞恩,一步一步的向他走去,想起他刚进山洞时看见的那一幕,他恨不能马上杀了他。慕莎感觉到切尔西的怒火,对於瑞恩做出的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她也很气愤,可是一想到他往日对她种种的好,再看到他此刻那绝望的眸子,慕莎又心软了。

????怕盛怒中的切尔西真的会杀了瑞恩,她赶紧抽抽噎噎的阻止道:“不要,切尔西,别伤瑞恩,别伤他。”

????切尔西闻言停下脚步,低下头皱着眉头看向慕莎。慕莎冲他摇摇头,用哀求的目光看向他,可怜兮兮的小声求道:“切尔西,别伤他,求你……”

????切尔西的表情复杂的看了慕莎一眼,然後抬起头来怒瞪着瑞恩,咬牙切齿的说道:“别让我再看到你。”说完抱着慕莎朝村子的方向急窜而去。

????慕莎窝在切尔西怀里,感受着他的体温,听着他的心跳,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觉得特别安心。似乎一切都变得不重要了,只要呆在他身边就好,如果,如果菲洛能为他生下小白狮,那麽她愿意和他共享切尔西,只要他们不在她面前亲热就好,慕莎咬牙做了最大的让步。

????切尔西抱着她一路狂奔回村子,刚走进屋子,就把她扔到床上,动作看起来很鲁,不过还是注意控制了力道,并没有摔疼她。

????二话不说扯了兽皮裙就扑了上去,吻住她的唇啃咬了起来,大手也不客气的拉开她的双腿,抚着自己身下的大就顶了进去。

????“唔……”慕莎被他鲁的动作弄得有些疼,可这十日未见蚀骨的思念时时折磨着她,又刚受到惊吓,此刻终於被那日夜思念的人压在身下,她觉得无比安心,就连这些许的疼痛都觉得甜蜜。於是伸手环住他的脖子,热情如火的回应他。

????切尔西把大抵在她的最深处就静止不动了,然後专注的在她唇上啃咬着,等啃咬够了,就把舌头伸进她嘴里,每一颗牙齿都认真的来回冲刷着,慕莎几次主动伸出舌头去挑逗他的,都被他推开了,他这不同以往的动作让慕莎很是不解,只好乖乖的躺着,由着他折腾。

????过了一会儿,切尔西终於觉得刷够了,这才放开慕莎被啃咬的红红肿肿的小嘴,然後一路啃咬下去,大手也没闲着,抓住她前的两团使劲揉捏着,力气大的让慕莎觉得他似乎是想要捏爆她,不由得惊呼道:

????“啊……切尔西……疼啊……你轻点捏……”

????听见她喊疼,切尔西似乎清醒了点,撤了手上的力道,俯下身把那嫣红的两点轮流纳入口中,拉扯啃咬着,特别是先前被瑞恩含过的那一个,切尔西啃咬的尤为大力。

????此刻慕莎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只小心眼的‘禽兽’正在用他自己的方式消除瑞恩留在她身上的痕迹,看见她身上留有别的男人的痕迹他心里很不好受吧,可他一句苛责也没有,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宣泄着他的难过。

????慕莎想到这不由的眼圈一红,柔情万千的宣告道:“切尔西,我爱你,只爱你。”

????切尔西闻言一震,抬起头来看她,慕莎主动拉下他,火热的吻住他的唇。小手挑逗的在他腰腹间揉捏着,切尔西的理智在一刹那间崩溃,轻咬住在他嘴里乱窜的小舌,疯狂的吸吮着。

????与此同时他双手掐住她的细腰,将她的臀紧紧的贴住自己的下身,深埋在她体内的巨物也凶猛的抽起来。

????“唔……唔……”慕莎被他冲撞的呜咽有声,却还不忘了缩着自己挺腰迎向他,存心撩拨的他更加疯狂。

????切尔西饿了好几天,本就饥渴的不行,她还来撩拨,於是动作越发迅猛,撞的她几乎飞出去。

????“啊……慢点……老公……我不行了……你……慢点……啊……轻点……”切尔西终於松开她的小嘴的时候,她倒是知道求饶了,可切尔西却慢不下来了,将她大腿拉开到最大,下身又快又猛的捣入,惹得慕莎叫的更大声。

????随着切尔西起伏的速度越来越快,慕莎感觉到自己体内堆积的快感越来越多,花里最为敏感的一点不断的被摩擦着,终於,慕莎尖叫一声,达到了极致。

????抽搐的花喷出了大量的体,全都被切尔西的大堵在急剧收缩的甬道中,随着他大力的进出发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噗嗤噗嗤’的声音。

????切尔西被她高潮中不断绞紧的花箍的有些疼,於是把她从床上抱起来,让她跨坐在自己腿上,大手托着她的臀部,把她往上抬,然後在头马上要从花抽离的时候再松开手,让她重重的坐下去。

????“啊……”过大的刺激让慕莎尖叫出声,她最怕这样的姿势,让她有种要被戳穿的恐惧,又怕又疼的开始求饶“嗯……老公……疼……求你……”

????(12鲜币)93 尘埃落定(上部完)

????听见她喊疼,切尔西微一皱眉,似乎想到了什麽,赶紧停下动作把湿淋淋的从花中抽了出去,看见没有出血这才放下心来,紧接着把她翻转了过去,让她趴跪在床上,他从身後又重重的顶了进去……

????最後的时候慕莎已经被折磨的几近昏迷了,他已经了两次,可他的大却一直没有从她体内抽出来,大量的体都憋在她的体内,涨的她小腹微凸,切尔西偏又坏心眼的把长的抵在她的最深处研磨着,再轻抚着她更凸出来的小腹,目光热切而期待。

????“好涨……呜呜……出去……出去啦……要涨破了……求你……不要再进去了……啊……”慕莎受不了的哭喊求饶,花不受控制的抽搐着,小腿也在他腰侧乱蹬着。

????切尔西终於没能挺过她这阵紧缩,剧烈抖动着,把灼热的体喷了出来。

????切尔西高潮之後躺在慕莎身边喘着气,可软下去的依然不肯从她花里抽出来,慕莎涨的难受,缓过一口气,就边用小手在他前推拒着边哽咽着求饶道:“老公,好涨,你抽出来好不好?我涨的难受。”

????切尔西瞥了她一眼没有做声,慕莎知道他还在生气自己偷跑,从刚才开始就一句话都没与自己说过。

????在他没消气之前是不可能让自己舒服的,於是又往他身上挨了挨,认错到:“老公,我知道错了,我不应该偷偷跑掉的,我保证再也不会离开你的。”顿了一下,又无比委屈的接道:“我同意让菲洛帮你生孩子了,不过你要在别处给她盖间房子,离我越远越好,最好不要让我看见她。”

????切尔西听到这,终於忍不住出声了,恨恨道:“为什麽让他帮我生孩子,难道你不愿意?”

????慕莎闻言撇撇嘴,一脸你明知故问的表情,喃喃道:“你明知道不是我不愿意,而是我生不出来嘛!”

????“你为什麽生不出来?”切尔西实在不明白她是怎麽得出这样的结论的。

????“我成为你的伴侣都快一年了,一直都没能怀孕,我可能,可能得了不孕症了,以後也无法怀孕,为你生下小白狮了,所以,所以让菲洛替你生吧,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白狮就此灭绝。”慕莎越说越哀怨,说道最後眼圈又红了,几乎落下泪来。

????切尔西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怒瞪着她拔高声音道:“你是傻得吗?你一直都不让我用兽形干你,我没有下种,你怎麽怀孕,你不会就因为这个原因才想要离开我的吧。”一想到她竟然为了这麽个荒唐的理由离开他,让他这些日子受尽煎熬,切尔西就恨不能掐死她。

????“厄……”慕莎语塞,兽形?下种?难道说用兽形交欢就是所谓的下种,只有下种了她才能怀孕,所以不是她得了不孕症,而是他一直没有下种。天啊,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可是从来没有人告诉过她这些,她又怎麽会知道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她的这场出走就成了一场荒唐的闹剧了。慕莎突然感觉很委屈,眼泪又不受控制劈里啪啦的掉下来,泪眼婆娑的瞪着切尔西,指控道:“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想要怀孕的话,就要用兽形交欢的,我又怎麽会知道。你为什麽不早告诉我,害我一直担心自己得了不孕症,不能怀孕,还差点被,被……呜呜……”

????一想到那个情景慕莎就後怕,如果切尔西没有及时赶到的话,她真不敢想象她还能不能有勇气继续活下去。越想越觉得委屈,最後干脆大哭了起来。

????她一哭切尔西就变得手足无措的,什麽怨气都没了,谁对谁错又有什麽要紧,只要她一直在他身边就好,赶紧低下头又亲又哄道:“好了,宝贝儿,别哭,别哭,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我以为你知道就没说,好了好了,别哭了,都过去了啊,说不定你肚子里现在已经有宝宝了,你再哭就把他哭坏了,别哭了啊。”

????慕莎一听肚子里可能有宝宝了,果然停住了哭声,抽抽噎噎的问道:“真的?”

????切尔西看她终於不哭了,松了口气,低下头在她唇上亲了下道:“当然,我这麽勇猛,肯定一次成功。”

????慕莎不以为然的撇撇嘴道:“自大。”

????“怎麽,你不信啊,那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再用兽形来一次?恩?”切尔西作势就要化了兽形。

????“别,老公,我信。”慕莎赶紧服软。上次与他兽形交欢的惨烈还历历在目,让她实在没有勇气再承受一次那种酷刑。

????“呀,你快抽出来啦,孩子,孩子不会被你撞坏吧。”慕莎突然尖叫起来。她突然想到,如果她肚子里现在已经有了孩子,那他刚才那麽鲁的用撞又顶的,不会把孩子撞坏吧。据说怀孕前三个月是禁止行房的,否则很容易流产,人类的尺寸都不行,更何况他那个长的大家夥每次都要到子里面,那就更危险了。

????切尔西被她突如其来的尖叫声吓了一跳,听明白她在担心什麽後,轻拍着她的背安抚道:“没事,兽人宝宝很强壮的,大的那点力道撞不坏他的。”

????“不行,你抽出来啦,三个月之内,不,直到我生出宝宝为止,你都不可以再碰我了。”慕莎紧张的宣告道,她好容易怀上的,可千万别被他不知深浅的给撞坏了才好。

????“那可不行,兽人宝宝可是需要我的滋养的,所以我不但要碰你,还要每天都把你下面的小嘴都的满满的,就像这样。”切尔西邪笑着边说边用半硬的顶她。

????“唔……你快抽出去,太涨了。”感觉他又硬了起来,慕莎的小腹涨的更难受了。

????切尔西见她确实难受,就依言把抽了出去,看着那白浊的体没了阻拦,一股股的从她腿间流了出来,顿时又热了起来。

????呼吸浓重的压上去在她颈间厮磨起来,慕莎被他刚才那一通狂猛弄的浑身酸软无力,又怕他真的把孩子撞坏了,就说什麽也不肯从他。

????最後被他磨得没办法了,只好放松身体,让他进入後面的菊狠狠的发泄了一通。

????这一场纵欲下来,慕莎又整整在床上躺了三天才恢复,期间五位长老一起来看过她一次,确认说她确实已经怀孕了,然後细细嘱咐了切尔西一大堆注意事项,然後就喜滋滋的走了,决口不提要让菲洛做切尔西伴侣的事情。

????慕莎得知自己确实已经怀孕了欣喜不已,有种终於尘埃落定的感觉。

????切尔西自不用说,乐得不行,搂着慕莎又亲又揉的,慕莎恼他折腾起她来没轻没重的,左闪又躲的不肯让他得逞。

????切尔西被她磨得没了耐心,直接扣住她的下颚让她动弹不了,然後低下头结结实实的吻住她。

????慕莎被他鲁的动作捏的有些疼,不由得叹了口气,哎,这就是她的兽人老公,永远也学不会温柔体贴,可是她却偏偏爱上了他的霸道,他的鲁,还有他对她的全心全意,所以心甘情愿的为他留在异世,给他生儿育女……( 我的兽人老公 http://www.qbxst.com/5_5752/ 移动版阅读m.qbxs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