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狗亚app官方下载苹果网 > 其他狗亚app官方下载苹果 > 绮户重阁,行风织念 > 番外篇:千金小姐与穷小子,死亡 08 (番外篇终)
????番外篇:千金小姐与穷小子,死亡(番外篇终)行歌与李瀚隔着沙发椅对峙着,神情极为紧张,充满防备与敌意。

????你过来,我帮你剪指甲!李瀚手臂上有着数条血痕,拿着麻绳恨声说道。休了十天假后,他第一件事就是想替行歌剪指甲!

????你走开!行歌尖叫。平时,每个人都怕她,现在每个人都不怕她。她只能更凶悍,更不讲理以保护自己。那些个男管家,哪个不是看她年幼可欺,知道她有读心术后逃之夭夭的人不少。但也不乏李瀚这种铁了心要达成目的的无赖。

????即使没有读心术,她也知道李瀚想对她做什麽。

????谁管你啊!给我过来!李瀚跳上沙发,翻身过去!但行歌却躲了开来!

????给我过来!不要逼我叫保全上来!当着他们面强奸你!李瀚的右眼还没完全痊癒,但他的内心已经没有耐心等行歌接受他的存在,就算是以强硬的手段,她今天也要行歌成为他的女人!恨他也没关系!生米煮成熟饭,还能如何!

????你混蛋!恶心!滚开!行歌绕过沙发,奔向云阁金属门方向而去!若是可以,她想逃上二楼平台,但李瀚已拆了所有纱幔,她想逃也只能在这云阁中奔逃。这云阁如同金丝笼,猫咪一侵入,她就如同金丝雀,翅难飞。

????逃向金属门有什麽用啊?你又开不了。李瀚轻蔑一笑。他已发现行歌真是被秦家软禁,连金属门的密码都没有。就算有,他也日日进出时都更改密码,行歌要逃,比登天还难!

????行歌听她这麽说,颓然放弃了奔向金属门,转而奔向电话机。

????干嘛?叫萧管家吗?李瀚又笑,觉得自己才是有读心术的人。那是什麽鬼能力啊,本不需要存在吧?只要看行动就能辨识行歌的企图。他压不觉得读心术有多可怕,因为他没体会过内心的黑暗被人无情且血淋淋剥开的恐怖感。

????行歌不理他,举起话筒拨了快速键,可是那头迟迟没人回应。

????萧管家正忙着服侍你老爸用晚餐哩。你现在能叫谁?啊?李瀚疾步冲了过去,抓住了行歌的臂膀!

????啊!啊!啊!不要!行歌尖叫,拼命挥动另外一只手臂,却被李瀚捉住!

????李瀚一个过肩摔狠狠地将行歌摔在地板上,疼得她连呻吟都不能,随即压住她,捡起麻绳往行歌手上捆!

????不…要…不…要…行歌蹬着腿,奈何不了他,过了会儿才喘过气,急得胀红了脸。

????到底是不,还是要啊?李瀚骑在行歌的腰上将她的手臂往上举过头压在地板上,绽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你无耻!滚开!行歌绷紧身子不住地扭动着,但腰部被李瀚压住,半分也移动不得。

????你这是自己主动迎上我,哈,那麽荡,才两个月没男人干,就急不可耐了?李瀚故意扭曲行歌的肢体语言,蓄意羞辱行歌,如此才能解了自己心里不快。

????胡说!你无耻!啊!拿开你的脏手!李瀚忽而捏上行歌的软,惹得行歌尖叫迸出了泪。

????李瀚笑了笑,说道:我有江行风那麽无耻吗?少装清高啦,等等你就别让我一就像发情一样贴上来!

????砰!匡啷啷啷!

????刷!

????云阁的玻璃应声而碎!

????几乎在同时间李瀚耳边划过血痕,一道金光喷往云阁另一头,又是砰一声,玻璃尽碎!

????警铃也瞬间大响!

????强风呼啸灌入云阁,吹得李瀚满头乱发,转头查看!

????只见一个男人全身黑色飞行装及护目镜,融在了黑绸似的夜里,只有背后的飞行器喷着咻咻火光。男人举着枪,就着准星,红外线瞄准器,现在正对着李瀚的心口上。

????滚开!男人低沉而愤怒地叫道。

????江行风?李瀚呆了呆,随而大笑道:你不敢的!

????你可以试试!行风语音方落,扣动板机,子弹立发!

????啊!王八蛋!你以为伤了我的手,我就会怕吗?!电影演多了!李瀚手臂吃痛,没想到江行风偏了方向,打向他的手臂!

????啧。行风飘进了云阁,淡淡说道:果然训练十天还是不够准确。这句话平淡无奇,却惊得李瀚一身冷汗。

????混帐!你是真的要杀我!?李瀚尖声吼叫。

????滚开,不要让我说第二次!这个距离,绝对不会偏。行风微微调整了枪口,准星那点红光缓缓地由李瀚口往上移,对准了眉心。

????算你狠!李瀚站了开。

????行歌挣扎地坐了起来,呆愣地看着眼前一切。

????行歌!行风瞧行歌浑身脏污,衣着破碎,心里有着难以描述的痛楚与酸疼。

????过来,行歌,我来接你了。行风对行歌伸出手,但行歌却一动也没动,只是望着他发呆。

????你不认得我了?行风软声问道。

????…声音很像…可是…我不认得你…他们说行风死了。他没带那个…行歌楞楞说道。

????戴上护目镜就不认得吗?行风听了她的回话,气结,伸手脱去了护目镜,是满头让风吹乱的银发。

????行风是黑头发。行歌呆呆地说道,但是泪水却已经滑落两颊。

????急白的!行风怒道。这十日,前七日他完全无法掌握飞行器,飞行技巧奇差,连jane都摇头,认为他不可能在十日内完成训练。急得他一夜白头。直到第九日,他才试飞成功。

????快过来…行风又缓下声调,轻声对行歌说道:如果…你愿意跟我走。

????行歌呜咽说道:我…你…怎幺这麽久才来…我真的以为…爸爸杀死你了…

????我没有死。你…要跟我走吗?行风再一次问道,他也怕,是自己自作多情。若是她不愿意,他绝对不勉强。

????此时金属门打开,秦明月、萧管家、十数名保全冲进云阁!

????江行风!秦明月瞧见行风装备,已知他打算劫走行歌,大怒,回头吼道:猎枪给我!抢过保全手中的枪枝,瞄准行风就要击发!

????行歌见状,飞身向行风奔去,哭道:快走!

????行歌!行风与秦明月同时大叫。

????秦明月赶紧将手上猎枪往上一抬,猎枪子弹击发,打碎了云阁的玻璃穹顶,玻璃碎片纷纷飞溅!

????行风一把搂住行歌,将她包覆在身下,就怕她受伤。等到碎片落尽,他赶紧查看行歌的身子,见她没什麽事,才松了口气,微笑道:还好你没事。

????行风…行歌紧紧地拥着他,怎幺也舍不得放开。

????要跟我走吗?行风再问一次,眼眸中有着期盼,也带着怯意。

????走什麽!你以为你这麽做,还能在这个楚国生存吗!?你要拿什麽养我的女儿!?秦明月沉声喝斥。

????行风抬头瞪视着秦明月怒道:天下何其大,你秦明月的势力能够只手遮天?

????或许我不能。但如果你想带走她,不如我现在就杀了你!秦明月怒道,举起猎枪,瞄准行风。

????爸爸,不要!行歌急急叫道。

????你让他滚得远远的,你留在这,我就不会杀他!还是?江行风,你要我亲手杀了我女儿?秦明月的枪口缓缓地移向行歌,扣了板机。

????秦明月!行风惊叫!

????唰!子弹砰地钉在了两人脚边。

????子弹不长眼。但我的枪法奇准。这次是警告,下次,就是瞄准头部了。谁的,你们自己选!秦明月冷笑说道。

????行风…快走…行歌抬眸看着行风说道。

????行歌!行风搂紧了行歌的腰。

????不值得。为了我牺牲生命,不值得…行歌泪眼瞅着行风。

????那麽谁又值得?行风怒道。

????谁都不值得。行歌推开了行风,心痛难当。我不应该将你视为逃离这个云阁的工具。行歌淡淡地扬起笑。

????你听到了吗?只是工具。所以我不值得你与秦家为敌,也不值得你这麽做。行歌哽咽。

????胡说八道,你以为我会信吗?演技差劲!过来,我们走。行风伸手想要捉住行歌,但行歌却又往后跳,跳进了一地的碎玻璃。

????我不想跟你走了。爸爸是对的,你穷,跟着你,我不会过好日子。行歌勾起一抹笑,苍白的唇,吐露绝情的言语。

????行风怒道:我都说你的演技奇差了!不用读心术我也…

????喀擦!砰!噗!秦明月手中的猎枪再度击发!这次击中了行风的膛。子弹的冲击力如此强大,行风往后退了一步,不敢置信地瞪着秦明月!

????秦明月再次扣动板机,向秦行风开枪!

????砰!砰!砰!砰!砰!

????连发了五枪后,江行风翻身倒向云阁之外的夜空。

????行风!行歌不顾脚底的伤,奔向窗边!但风声呼啸,只见一点银光向下坠去。她的心随着坠落的速度都快停了,瞬间就再也看不到行风的身影!

????去报警,说是击毙绑匪。秦明月转头冷冷地看着一干傻眼的人等。

????行歌,过来!秦明月再度转身朝向行歌,严厉地命令道。

????行歌缓缓转了头,泪眼看向秦明月,没有动作。风将她的长发吹得凌乱不堪,让秦明月看不清楚行歌的表情。

????再见。爸爸。行歌轻轻地开口。

????什麽?秦明月察觉不对,想奔向破碎的窗口时已经来不及。

????行歌张开双手,往后一跃,跃出了云阁!

????行歌!秦明月惨叫!奔向窗前已经来不及。

????*****

????两个傻子。john看着报纸头条,报导着秦家千金让匪徒劫持,秦家总裁救援不及,两人由200层秦行大楼摔落,高楼风切缘故,两人分别撞击在大楼墙面上,碰撞后,跌到地上已粉身碎骨,只剩下两摊血水、衣物及破烂的飞行装备。

????你是说谁?我们?jane依偎在john身边,拍掉了报纸。

????以后不要随便答应做这种麻烦的差事啦!明明要那小子自己搞定!你又不是不晓得空投尸体很麻烦吗?撞得到处都是血水。john瞪了jane一眼。

????反正我们也没亏啊!他答应我们替我们卖命啊。jane笑道。

????好好一个孩子被你训练成狡诈的杀手。john又抱怨了一句。

????我是提供转职服务。你没看他十天内可以练成那种身手,做个几票,不就回本了?还可以金盆洗手,退休养老。jane不以为意地笑道。

????下个目标是谁?john皱眉问道。

????巴欧恐怖分子背后的金主啰。jane站起身,抄起茶几上的调酒,一饮而尽。

????那五个?john不放心地再问:他好歹是我换帖兄弟的儿子,可别害他在这途死于非命啊!

????放心吧。每次出任务,我会跟着去,可好?jane笑了笑,给了john一个吻。

????一点都不好!还不如我去!john听自己老婆要亲自出马,大惊失色。他们可是因为jane八年前出任务受重伤,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后,才金盆洗手,办了退休啊!

????好,那就交给你啰!我就和行歌在家等你们!平安回来喔!jane轻笑,眼眸中带着狡黠之色。

????fuck,我上当了,是吗?john用力拍了自己额头。

????yeah。jane娇俏一笑。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我中文不好!john赖皮说道。

????听你在扯。亚洲文史第一把交椅dr.smith!别赖皮!你发过誓!你的weddingvow说了啥?jane腰没好气骂道。

????老婆是对的。我会永远听老婆的。john叹了口气,心里大骂自己十六年前瞎了眼,在楚国读博士班时爱上了小学妹!果然爱是盲目的,他狂追一年,好不容易追到老婆大人,才在婚礼时说了这种结婚誓言!反悔都来不及啊!

????goodboy!jane满意一笑。( 绮户重阁,行风织念 http://www.qbxst.com/5_5749/ 移动版阅读m.qbxs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