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

????“他花心不花心啊?”

????狄米奇尼老实的说:“那么多女人追他,要不花心也难。不过你尽管放心,我从没看过有哪一个女孩子让他这么认真过,你外孙女是第一个。”

????“是啊!我就常跟我人大说,将来谁娶到那绫,一辈子的幸福是过不完的。”那元鸿说完,转头看了一下站在房间另一端对窗发呆的女儿,无奈地摇了摇头,对狄米奇尼嚼舌根。“我知道人家说愚妻不如经,但是我那个女儿笨归笨,脾气坏,其实是个实心眼儿。”

????“实心眼儿?”狄米奇尼问。

????“换句话说,就是认真专一于爱情。”

????“我喜欢认真专一于爱情的女人。你知道我们意大利人有句说法,一个轻佻的妻子会带给丈夫沉重的心情。”

????“那就拜托你多担待她一点了。”那元鸿这样谦和地要求他,并表明该回饭店休息。

????狄米奇尼不急着送客,硬是要招待那元鸿父女和侄儿三人去吃日式料理。

????“你怎么知道我偏好日式料理?琬琬跟你提过是吧?”那元鸿惊喜地看着女那琬琬本能地要否认。

????狄米奇尼反而走到她身旁,轻按她的后,替她应了句。“对。”

????那元鸿有点感动,迅速转过身去,所以错过了那琬琬甩掉狄米奇尼的手的那一幕。

????后来,那琬琬逮住一个机会,问他,“你怎么知道我爸偏爱日式料理了?”

????“我认出那先生的衣料都是日本原装料,所以这么猜。”

????“那也不必请我爸吃饭啊!我送他走都来不及,你偏要罗皂。”

????“不吃饭,怎么谈对策。”

????“对策?”

????“没错,我要让那个变态女人露出里面目来,如果她真的谋害齐放的妈妈,我要她受到法律的制裁。你知道齐放所有的继承权都被那女人剥夺光了。”

????“不可能,不管齐放他父亲的遗嘱怎么写,台湾民法保障他和齐芳的权利,官司一打,若退不回一半,起码有四分之一可讨。”

????“问题是,就算我奉上钞票替他请律师,他也不会去讨。”

????“不讨就算了嘛!”那琬琬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我比较在意的是齐芳的未来。”

????“既然如此,那我们必须一起擒凶。”他精神抖擞地说:“首先,得说服齐放同意。当然,那个巫婆一定会有防备,所以我们必须先花时间预作一些措施。听说你是儿童心理医师。会点催眠术,你听过隔空催眠吗?”

????“那也不算催眠,只是让比较不专心的问题儿童听听特别设计过的背景音乐带,引导对方合作罢了。”

????“行,就用这一招,只是要找那种频率超特效的带子。”

????“然后呢?”

????“我会试着将齐放快要定下来的消息透露给她知道。那个女人对齐放怀有一种变态的眷恋,得知消息后绝对会三天两头打电话缠齐放,届时叫齐放对她好一点,顺便放带子给她听,听差不多一个月后,咱们再班师到台湾去,找间装了监视器的饭店,邀她出来对质。”

????那琬琬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脑中一堆奇想的男人,忍不住评一句,“你是希区考克的电影看太多了啦!”

????“认为我疯了是不是?”

????那琬琬老实的说:“你是疯了。如果你真要去做,请不要把我算在内,因为我在巴黎还有一大堆的公事得料理。”

????“没关系,你尽管回巴黎去等结果,我会雇用此地最有口碑的催眠师,保证能协助你救出齐芳,但我需要你在精神上支持我。”

????“好吧,念在你刚才帮我应付我父亲的情分上,我在精神上支持你。”反正口头说说,不浪费她任何脑细胞。

????“那么给我一张你的名片,我有好消息再通知你。”

????那琬琬知道眼前的男人可以疯狂到不按牌理出牌,不住叮宁一句,“我很忙,没事请别乱打。”

????那琬琬陪着那绫和齐放送那元鸿上飞机后,隔不到两日,也搭机返回巴黎。她以为此米奇尼会随着女儿和齐放来机场送行,但他终究没有。听那绫说他己和齐放着手做了一些安排,只不过因为他美丽可人的老婆过生日,他带她到位在加勒比海,有着阳光、蓝海、椰林与游艇的私人小岛度假去了。

????那琬琬表面满不在平,心底却扬起酸涩的失望。

????回到巴黎,她努力工作赶进度,下班后则孤独地在家抱着猫儿听音乐,守在电话旁写报告。有时守了一夜也没响,即使响了,也是推销东西的,过周末时,偶尔和女儿在线上聊聊生活近况,有意无意间得知他异想天开的进度。这阵子夜长难捱,日子过到月底时,她简直就是抱着空酒瓶入梦的。

????两个半月后,她几乎己放弃等待的希望,电话却在半夜陡然半晌,她匆忙去接,却听到女儿欣喜若狂地跟她分享擒凶的喜悦。

????“妈,为我们高兴吧……她跟齐放承认了……不自觉的,她不知道我们在饭店里放了开路电眼和收音装置……全靠我朋友丁香的叔叔提供场所,帮了这个大忙……知道吗?她先串通那个男司机谋害齐放的生母,然后过河拆桥连男司机这个帮凶也一起下海遭殃,甚至连齐放的二妈都不放过……对,是她推她下楼的,因为她嫉妒齐放和他二妈太亲近,也嫉妒他和齐芳的关系,非得拆开他们兄妹不可……还有,齐芳的心理医师老早就被她买通了,洛杉矶的疗养院也是只认钱、不问是非……”

????“妈,这个女人真的是病得很严重……更教我讶异的是,齐放的爸爸在得知真相后,竟然不相信这一切,还一口咬定是齐放在作怪,发誓要倾全力不让这份带子上法庭。齐放后来跟他父亲谈判,只要他和那个女人将齐芳的监护权过继给他。他日后跟齐家从此非水不犯河水……是的,齐放的父亲同意了,但狄米奇尼不同意……是,妈没猜措,他人现在在台湾,住凯悦……你问我为什么他不同意?嘿……我想大概是他心底还是念着齐放的生母,觉得没让那个女人受到法律的制裁,未免便宜那个女人。我听丁香的叔叔跟他聊过,这事牵涉到刑法,不能以撤消告诉罢案,她最后可能还是得吃上官司的。妈,对不起,我得挂电话了,有最新消息我再通知你。”

????那琬琬挂上电话,对着窗外夜里的微雨发呆,她起初不属承认自己对那个疯男人心动,但随着希望的落空,她反而愈发想起自己与他的邂逅,弄到最后。她不得不心灰意冷。接受自己在年近快过半百时,再度坠入情网。幸运的是,这回她懂得压抑澎湃的感情,纾解困扰。她告诉自己,算了吧,不是因为他对齐放的生母难以忘怀而吃味,而是因为他是一个见过世面的已婚男人,前半生荒唐惯了,后半生不见得收敛牢靠,还是少招惹为妙。

????于是,那琬琬的情感世界再度风干浪静,她学会不再期待电话铃响,有关安排齐芳出院的事情,也都交给齐放去打理,但她为齐芳能否适应现实生活而担忧,总觉得必须亲自走一趟纽约才安心。

????仔细考虑后,她还是挂了电话给女儿,表示当日晚上飞去纽约探望齐芳。她于翌日早上抵达甘酉迪机场,意外地发现有人来接机。

????是狄米奇尼!

????“bonjour?”他以法语跟她问好。

????“chiao!”她则以意大利语跟他说再见,抱着行李箱,直直往前走。

????狄米奇尼跟上来,解释:“我没有忘记有好消息要通知你的承诺。”

????那琬琬也复敬他一句,“无所谓,我也没指望你会打电话给我。”

????“真的吗?”

????“真的。”

????他双手捧着自己的心,一脸受伤,“小姐连客套话都不肯施舍给我。”

????那琬琬转身纠正他,“小姐不是给你乱叫的,请你叫我那女士。”她人愣在那里竖着一指,呆呆地看着他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小袋琥珀色姜汁凉糖,她问:“你哪里拿来的?

????“那绫给我的,听她提过,你小时候对着月亮许过愿,只要有人拿着这袋玩意儿跟你求婚,你就非他莫属,真的吗?”

????那琬琬没回答他的问题,冷冷地说:“你已婚,已经丧失资格了。”

????“铐。我成全我老婆、跟她签了离婚协议书,现在是光棍。”

????“你离婚了!我不信。你不是不久前才带她到加勒比海恩恩爱爱一番吗?”

????“是有这么回事,不过跟你想的情况完全迥异。”

????“怎么不同法?”

????“她生日,我带她去小岛度假,庆祝的是我和她八年的婚姻告一段落,她则顺便带她的新欢去岛上凑热闹。喔,那时是新欢,现在该是她的老公了。”

????那琬琬不相信他会真的离婚,“你不是认为离婚是蚀本的事吗?”

????“不,讨个不爱我的老婆才真是亏得惨不忍睹。”

????那琬琬问他,“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当下就推翻自己先前说过不指望他来电的话。

????他笑着接进她的行李箱,解释,“那是因为我正在追你,加深你对我的好印象啊!”

????“我头一回听闻这种歪理。”她睨了他一眼。

????“歪是歪,用在你身上效果似乎不差。如果我马上打电话去缠你,你一定会觉得我很烦,是个好色登徒子。”

????那琬琬想了一下,同意他的论点。

????“所以你愿意考虑我刚才的请求了?”他甩着那一包凉糖。

????那琬琬看着他,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暂时将你列入观察对象也无妨。”

????狄米奇尼听了大松一口气,挽着她的手朝自己的座车走去。( 恶质男人 http://www.qbxst.com/5_5745/ 移动版阅读m.qbxst.com )